当前位置:促南中文小说网 > 都市情缘 > 蔷薇刺

伍飘扬有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早醒来天气格外的晴朗,阴郁的心情也好像渐渐变的开朗起来,除了一条银行发来的短信,我看过后无语摇头,陈美华的确像她说的那样从不干虚伪的事,可无语的就是她太不虚伪了,等到了事务所前脚刚进办公室,后脚陈美华就跟着进来了,一脸笑容灿烂,双手捏着卡片递到我面前,“谢谢雨大律师请客,昨晚我们玩的很开心”我接过卡片看也没看她。

“不愧是雨大律师,五位数的消费眼都不带眨一下的,老天不公平啊,我怎么就没这种魄力呢,五位数啊,你就真的不肉疼吗”

“你没事可做吗,我怎么记得你明天有一场庭辩呢”

“我那小打小闹的急什么,别说我打扰到你了哈”

“可你的确打扰到我了”

陈美华吃憋瞪大了双眼,用手点了点我:“雨凌薇....你怎么那么欠揍呢”我直接无视她的威胁开始手头的工作,陈美华有火无处发气呼呼的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忙碌了一上午,中午还没来得及吃口饭,刘凛然竟意外的来到了我的办公室,笑呵呵的不请自坐:“雨律师还在忙呢,怎么也不去吃饭,总这样拼对身体可不好啊”

我受教着点头答应“还不是太饿,您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大事,晚上六所的人请吃饭,知道你不爱应酬可还是觉得你去一下比较合适,毕竟你力胜的案子人家出人又出力的,最后的提成对方也就是收了一个意思,六所的实力在那摆着呢,别让人觉得咱们卸磨杀驴,再说人家林凯还眼巴巴的望着你呢”

我摇头苦笑了下,力胜是前一段时间来我手中最大的案子,刚刚收尾,有些地方是和六所合作解决的,而对方派出的人就是林凯,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让我意外又莫名其妙,可不管怎么说这饭局我的确都应该参加,如刘头所言六所的实力不容我得罪,我虽不主动于人情往来,但在B市的律师圈里被孤立了总不是一件好事。

刘头因我痛快的答应了心情变的很好,继而邀请一起吃午饭,却被我以手头有工作回绝了,等到了下班时参加饭局的三个合伙人除了李佳然人在外地,刘头和陈峰默契的选择了坐我的车去,理由是喝酒不开车。

周五的路面车辆依旧堵得严重,一路走走停停,我专心于前面的路况,刘凛然和陈峰两人在后面不时的小声嘀咕几句,眼看快到目的地了,车辆竟也堵得瘫痪了。

“诶...这家店装修的有点意思啊”

陈峰正兴趣的指着窗外一家装修成青花瓷元素的门店,整体白色的墙面上,蓝色的花纹纵横蜿蜒,显得神秘与婉约,与周边繁华绚丽的商业街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最终蓝纹在顶端交错成四个神韵古朴的篆字,细细分辨了下四个字竟是‘晨曦陶吧’

我愣愣的出神,竟然是‘晨曦陶吧’如果不是巧合,那么这家店的主人就是顾晨,顾良杰的儿子、陈芳的继子。

“怎么了雨律师,变灯了快走啊”

我回过神来掩藏住心思继续开车,过了这个最堵的路口也就到地方了,进了包间六所的人已经全都到齐,除了现任执掌六所的王德、马景源、陈伟和林凯外,还有一位陌生的青年和两位骨灰级的人物,其中一位骨灰级人物还是林凯的父亲,现在任某大学的客座教授,我一进来他的目光便落在了我的身上,陈峰和刘凛然跟两位骨灰级人物也都熟悉,很快就热乎起来,大家按资论辈排好坐,六所的陈伟给大家介绍了那位陌生青年,是一位海归博士叫孟京繁,刚刚到六所就能参加这样的聚会,显然是被给予厚望的。

服务员很快将菜上齐,酒酣耳热之际孟京繁竟举杯向我敬酒:“雨律师,我刚回国就听人说起过你,官司打的好,人也长的漂亮,今后一个城市工作还请多多照应。”

我面前虽有一杯酒,却点滴未沾,拿起一旁的水:“孟律师太客气了,多多照应可不敢当,不如共进吧。”

孟京繁看着我手中的杯子笑了下:“雨律师怎么拿起水来了,应该拿酒才对。”

“我对酒精过敏,严重的话还会休克,在座的都是知道的。”

“是这样,她从来不喝酒的”坐在我左手位林凯拿起一杯酒:“这样,她这杯我替......”林凯的话还没说完,被我用手压住了酒杯。

我举起手中的水笑着说:“孟律师要是不觉得我不给面子的话,那么我以水代酒,大家以后往来互助。”

“当然。”孟京繁饮近杯里的酒,又重新倒满,包括我在内他已敬了一圈,话题更是一个接一个,谈吐诙谐有趣,很容易就让在场的人对他心生好感。

快结束时有人提议换个地方继续,我不想再掺和下去,便提前撤场,刘凛然不知是不是喝多了大着嗓门喊了一句:“谁没喝酒替我送送,这么晚让我们雨律师一个人走我不放心哪。”

“我去吧”林凯紧接着话茬自告奋勇,我顿了一下没有开口回绝。

“我送你回家”一起出了门,林凯开口提议。

“我开车来的”

“那...”

我停下脚步:“林律师,很多事我不表态,不是因为表示默认,可能也是一种很委婉的拒绝方式。”

“小雨...”

“林律师还是叫我雨律师或者雨凌薇吧”

林凯挣扎了一下,眼神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期盼:“真的…没有可能吗?”。

我的回答斩钉截铁:“是的”

“我想我要是再继续下去就是不知好歹了吧”林凯惨笑一声低下了头.

“对不…..”

“不用说,你路上小心”林凯说完便转身往回走,高大的身影在晚风中显得有些单薄,忽然想到一句话;相遇从来不是一种错误,错误的只是相遇的人的心,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出自一个普通的家庭,那么林凯将会是一个最理想不过的交往对象,恋爱,然后…结婚,然后…生子,然后...老去在柴米油盐中,不奢华却是一种简单的温馨,只是现实于我早已是千疮百孔,仅仅一个林凯是填不完整的。

停住脚步转身往回走,五月末旬的天气,空气里已渐渐感觉到窒闷,一缕一缕的风也都带着夏日炎热的气息,九点多的街道上人流依旧稠密,各走各的路,各怀各的心事,停在十字路口的边上等待着变灯,已可以看见不远处的‘晨曦陶吧’像大海边上的灯塔,即使在很远的地方也能一眼望见,在韦德灿给的资料上,也是有详细关于顾晨的,只是因为没在意所以从没仔细看,然而今天却意外地路过他的店,这也许就是一种无形的巧合吧。

时间并不长便到了跟前,只是门口已放下了半帘卷帘门,看一眼营业时间,想了想还是弯身进去了,里面空间很大却不见人,除了头顶留有照明的几盏灯外,其余电源已全被关闭,四周的玻璃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已经完成的陶瓷作品,色彩缤纷的水杯、储钱罐还有无法分辨是什么的都一一罗列着,在没有灯光的刻意照耀下,反而显得更真实一些。

随意翻看了一下,上面的图案都是好坏不一,有很精致的,也有特别拙劣的,显然制作它们的人也是良莠不齐,近两年,陶瓷DIY流行开来,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在闲暇时来这里消磨时光,置身于返璞归真的悠闲环境中,不管多么大的压力,最终也都会被这样一种简单的快乐取代,一块毫不起眼的泥巴,在自己的手指间随意的改变着模样,即使最终仍是一滩泥巴摊在那,但在整个制陶过程中那份享受是无与伦比的,而想要制成一件完整的陶瓷品,必须经过玩陶、上釉、注浆、拉坯等一系列复杂的工序,一道程序失败,就表示着整个作品失败。

正拿着一个猴子造型的储钱罐翻看,眼角似瞥见了一道人影,心脏猛的漏掉一拍,惊得差点没拿住手中的储钱罐,原来面前的玻璃架旁是一条连接的通道,灯光已全部关闭,一个人正站在昏暗处不知站了多久,我全然没有发现,将储钱罐放下,带着隐隐的怒气:“是人就别装鬼,出来”

人还没出来却传来一声呵呵的笑,接着走出来一个男人,身材颀长,挂着一个黑色的围裙,两只手虚抬着上面满是泥巴,不同于别人打着发蜡的时尚发型,他一头短发干脆又利索,两眼如电,神采飞扬,一张帅气的脸上有点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疑惑了下,眼前的人并不是顾晨:“我以为只有耗子老鼠才会躲在角落里羞于见人”

“美女话不能这么说,我可停止营业了”

“你营业时间截止九点半,现在还差十分钟,并且你人也没走”

“我这就走了”

“你就这样走吗”我看了一眼他满是泥巴的双手“我想你洗完手闭店时间差不多也就到了,你再来驱客不迟”

“说的好像有道理….那么你是打算来玩陶的”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难道是来喝茶”

他戏谑的笑了一笑,慢悠悠走过来,如一座铁塔撼然立在我身前,俯下眼光打量着我,我不示弱的直视着他,他笑意深沉的又向前垮了一大步,居高临下似笑非笑,距离这样近,连他下巴周围新冒出来淡青色胡茬都看的一清二楚,也许他想看到的是我含羞欲怯的退去,只是让步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只要是美女,特殊服务我也提供”他说的极其轻浮暧昧,左眼还挑逗似的一眨。

我淡淡一笑:“比如…表演自挖双目”

他皱眉一激灵,故作惊悚:“大晚上的….要这么血腥吗”

“没事,我不怕…”

“我怕…”

我哧笑一声不想再纠缠下去,也没有走的打算,拿起了一个人俑继续看。

“你这么喜欢陶,打算捏个什么玩呢,我可以免费指导”

我当没听见,双耳自动忽略。

“喂,能不要装作听不见吗,你可不是由空气组成的。”

我回过头来,目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笑着说:“嗯…可不可以照你的样子捏个王八呢”

他先是一愣,随后大声笑了起来,摸了摸棱角分明的下巴,目光也自上而下打量了我一阵:“当然可以,只是就做一个王八会不会孤单了些,尤其它还是个公的,不然这样,我免费再送你一个母的,两只王八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多好,样子可以照着你的做,不收钱”

猛地将人俑放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被他抢先一步:“哎呀…生气了,是嫌我只送了一只吗,没关系,我们做生意的就讲究个和气生财,我再送你一个小的,可以凑成个一家三口,你看好不好”

心中怒火一阵阵的上涌,几欲开口却无力回击,看着他嬉皮的脸,自觉无趣转身向外走,原本的目的是要见一见顾晨的,只是此刻再也没了心情。

“谢谢您的惠顾,欢迎再次光临”回过头来是他弯着四十五度的腰鞠躬,笑容亲切有礼,使劲瞪了他一眼弯身出来。

自顾气氛却忽略了脚下的台阶,5厘米的高跟鞋一不小心踩了空,身体猛地向前摔去,却意外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我自那人的臂弯中直起身,刚要道谢却在下一秒被震惊住。

顾晨比照片上更显沉稳,五官俊朗,眉眼磊落,神情内敛,像一瓶已在窖中珍藏了多年的老酒,没了当初的酸涩与直白,只留甘甜与醇香,恰应此时饮。

“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

顾晨关心的向我询问,我扭了扭脚腕摇摇头:“没有,谢谢你”

“那就好,路上小心”顾晨点头一笑从身边穿过,我回望他弯身进去的背影,一种说不明白的情绪在心底不停地徘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小镇殡仪馆〕〔爆笑囧仙〕〔末日之无名系统〕〔璃人醉〕〔萌爱星缘〕〔我会是你的谁〕〔总裁大人的冷酷王妻〕〔非致命病毒〕〔龙与堕天使〕〔天装酬甲〕〔商家女儿〕〔爱的季节喜欢你〕〔魔剑之盟〕〔我与他的千千寻〕〔妃扬跋扈毒医小姐太狂妄〕〔天下的棺〕〔明媚的紫月〕〔穿越之末世女王〕〔欢迎爱上我〕〔万仙之帝〕〔穿书修仙之我是男主引路人〕〔冰忘水〕〔暖风熏的伊人醉〕〔陨落的组织〕〔我在万年后重生〕〔重生之毒医现世〕〔蜜爱家的男人〕〔锦岑浮裳〕〔凉菜师傅〕〔我是 丧尸〕〔现世如桥墨影〕〔冷翼〕〔落花夜盘黄〕〔乌兹〕〔逸花落易花沫〕〔超能力积分〕〔综漫论一只正经喰种的养成〕〔梵天神葬〕〔幽魂套〕〔猛猛不萌萌〕〔心悸编辑部〕〔之星传奇〕〔十年没见过的妹妹来自日本〕〔荒宇烬河〕〔墨茶香墨茶巷〕〔图腾战皇〕〔此恨无关风月〕〔双重人格患者〕〔将世〕〔秋水传〕〔生死自由〕〔通天〕〔巫女当道〕〔娱乐圈之白月〕〔十界域〕〔路边的小妖精〕〔君有疾〕〔红花录〕〔青降〕〔我的时空之战〕〔凝雪吟〕〔化尘埃〕〔阎王是我亲弟弟〕〔唐晓翼之异瞳少女林音岚〕〔大道玄空〕〔穿越至熹妃传〕〔腹黑总裁的初夏〕〔EXO从心开始喜欢你〕〔六界魔尊纪〕〔重生找回我的至爱〕〔穿越之无语花开〕〔青春年少我最狂〕〔瀚海北风录〕〔我的世界虚无世界〕〔重生跑男之我是吸血鬼〕〔相遇与你〕〔俘获国民影帝〕〔测试一下你见鬼的缘分〕〔是梦亦是你〕〔爱上你的蛇尾巴〕〔男神败家子〕〔末世重生之争霸系统〕〔傲世门主〕〔网游之魔徒传说〕〔血坟〕〔看云起〕〔怪物大师之超强者〕〔第七军团演义〕〔初恋的陷阱〕〔囚禁的喜悦〕〔胖妞逆推计〕〔不敢与君绝〕〔亡灵与生灵的异界〕〔重生暖婚豪门千金惹不起〕〔奇异山下的秘密〕〔像鱼或又不〕〔冰武兰心〕〔为你征服世界〕〔进化之新世纪〕〔山不名〕〔凰格〕〔君子之交一世寻〕〔鼠国奇遇记〕〔三生三世桃李花〕〔若有来生必当不负众望所归〕〔阴影里的笑声〕〔雅殇翎〕〔末日天歌〕〔命中十环只爱你〕〔虚言手记〕〔万魄玄心〕〔穿梭在校园的异能者〕〔霸道女王的霸道总裁〕〔自由之冠〕〔云霄天尊〕〔越之旅〕〔呔!帅比哪里跑!〕〔风雨人生缥缈路〕〔黑暗丛林里的猎人们〕〔口袋妖怪战血赤
最新入库小说:
与心相连〕〔白日极夜〕〔诡异童话〕〔冰封炽热的世界〕〔启征途〕〔将恶人进行到底〕〔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茗琴〕〔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坏掉的流年〕〔蚁恋〕〔魔兽世界编年史〕〔夜色镇迷案〕〔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傲娇总裁宠萌妻〕〔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半夏浮华〕〔十年繁华依旧〕〔玩世不恭小妖姬〕〔苍茫末世〕〔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恋与白起〕〔神之迷域〕〔坏掉的流年〕〔鲸鲨暗河〕〔第二次的爱情〕〔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血族灵契〕〔网游之重启战魂〕〔血降〕〔三千纪元〕〔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刀塔之小兵逆袭〕〔年年岁岁声声慢〕〔白鹿归〕〔家有妖医〕〔暮去待你归〕〔我负子戴〕〔眉间轻点泪花妆〕〔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穿越APP〕〔夏娜同人系列〕〔EXO之为爱起舞〕〔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失忆大小姐〕〔兽皮人的复仇〕〔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穿越之最强幻师〕〔归时繁花尽流光〕〔嬴政秘史〕〔血降〕〔专属于她的爱恋〕〔契约爱妻〕〔恶灵之刃〕〔蚁恋〕〔超时代:自由世界〕〔倾城落雪〕〔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古荒道月〕〔花落的瞬间〕〔带回一只女婴来〕〔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凉凉的爱意〕〔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凤舞九天必以长情〕〔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容安馆的你〕〔洛克王国之征途〕〔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名侦探柯南续篇〕〔我负子戴〕〔恶灵之刃〕〔北武都尉司〕〔杂牌神算〕〔星座守护之心〕〔神之迷域〕〔血族灵契〕〔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神之迷域〕〔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最强末日系统〕〔问仙之旅〕〔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白鹿归〕〔香草布丁选项〕〔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香草布丁选项〕〔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洛克王国之征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血族灵契〕〔人鱼公主你别跑〕〔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第二次的爱情〕〔傲娇总裁宠萌妻〕〔大时代战事〕〔婚不作祟〕〔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有主见的方润〕〔永恒的长城〕〔末日狂帝〕〔年华独白〕〔温柔世子宠溺妃〕〔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宇宙纵横〕〔赛尔号之雪舞暗夜〕〔戒不掉你的笑与酷〕〔鲸鲨暗河〕〔盗墓王者〕〔特工王妃驾到〕〔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三世千絮若迷离〕〔凰绝之今妃昔比〕〔赛尔号之雪舞暗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