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促南中文小说网 > 都市情缘 > 蔷薇刺

肆顿生疑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初夏的风带着落花的气息,不疾不徐的缓缓吹过,落在脸颊上似是凌迟的刀,生生剜着已无灵魂的躯壳,我一步一步朝停着的车走去,夕阳一点一点坠入大地,当苍白的手指刚刚碰触到车门,原本还微红的天空瞬间被黑暗取代。

只一刻,无边霓虹又绚烂了城市上空,斑斓的色彩直欲迷人双眼,流光溢彩中我无声仰望天空,似岁月迷离了双眼,曾多少个也是这样清冷的夜里,我满怀悲愤仰望星空,却总会有一个少年缓缓爬上屋顶坐在我身边,无尽星空下两个弱小的身影也不觉得孤单,眼前的天空已不见星星在闪烁,更不见曾经的少年,流年匆匆我是不是太过于太执着了呢

转身看一眼明亮玻璃窗里仍静坐的陈芳,无声冷笑,打开车门急速离去,在车流中信马由缰,因为并没有目的地可去,家于我而言不过是一件很大的空房子,清冷的另人窒息,心事亦无人可倾诉,因为敌人多过朋友,我自嘲一笑,这么多年的打拼,以自己雷厉风行的手段还会有朋友吗。猛地加速,车子如离弦的箭,窗外的光影汇成一道道扭曲的线急速掠过。

突然目光一惊,急忙刹住了车,一座装修成白墙黑瓦的建筑静静矗立在狂野的霓虹中,如诗中的小桥流水人家突然出现在喧嚣的街头,一派宁静婉约,又如江南雨中款款行来的窈窕淑女,将俏丽的容貌隐藏在低垂的伞檐里,只留无限神秘任人万千遐想。

心如骤然倒转的沙漏,迸发出的情绪毫无预兆的冲击着大脑神经,有一刻的恍惚,眼前仍是记忆里早已模糊的小城,一栋栋白墙黛瓦的房子掩映于青山绿水之间,墙根边上长满了一层绿茸茸的青苔,幽深漫长的石板路有雨滴落在上面发出的清脆响声…

一声声刺耳的鸣笛声轰击着耳膜,也将我拉回现实,看着身后堵塞的车流急忙开走,再回首,是繁华的城市,是人流攒动的街头,终不想这样离去,将车停在路边向对面走去,此时不知来过多少的淅雨楼竟像是乍然初见一样。

伸手推开木质的雕花大门,优柔婉转的丝竹声霎时倾泻而出,有服务员熟稔的上前引领,在转过隐匿在矮竹林中的假山后,挑了一个邻窗的位置坐下,旁边已零星坐了几桌顾客,彼此交谈的话语皆隐没在丝竹声中难觅踪迹。

仍只是点了一壶茉莉花,目光陷入窗外浓浓夜色之中,被灯光点缀过的城市绚烂多姿,如童话王国一般让人迷失,可这样光鲜的城市会不会也有他虚伪的一面,恰如黑暗是他最不能言说的伤,如同人类展现出来的伪善,城市就将黑暗隐藏在它无边的霓虹里,只留外表光鲜。

无力将头伏在桌上,想起了陈芳最后时的沉默,虽然她什么也没说,可答案是那么的浅显易见,它甚至不需要你多加探寻就主动浮现你眼前,我自嘲一笑,这么多年执着于要找到她,如今终于见面,然而可笑的是于她而言我不另于一个威胁到她家庭的存在。

强忍住喉头的哽咽,为自己倒了一小杯茶,玻璃的茶壶里,细绒的茶叶上被摇晃着一层又一层的气泡,似我心中翻滚着波涛的情绪,如果于陈芳,我与她的家庭终不能共存,而她要保护她的家,那么我呢?谁会来保护我,在这世上我又拥有什么,答案….好像是一无所有,曾经将我护在手心里的、保护我的,都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悄然失去了。

模糊不清的记忆里,父爱是字里行间的陌生词汇,深深印在脑海里的,是最后一刻他满怀沧桑的脸带着无限眷恋的目光双手颤抖着将我抱在怀里,那样一个汉子却如孩子一样哭的撕心裂肺。

奶奶倒是把我保护的很好,小时候被别的小朋友欺负,总有她佝偻着腰用她细瘦的胳膊抡起拐杖,将欺负我孩子吓走,然后又把我楼在怀里细声安慰,在她的羽翼下,我虽不至于骄纵至少可以任性,可有一天奶奶倒下了,她躺在床上痛苦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终于有一天她握着我的手带着不甘与愤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至死都不能瞑目,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真已经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孤儿了,如同失去屏障的城池只能任人宰割,从此以后,唯一与奶奶一样关心我的就只有雨妈妈了,可是她的心与精力却被太多的人给分散了。

还有婶婶,我竟忽然想到了她,她对于我的嫌弃与愤怒都是从来不隐藏的,我弄脏了衣服她会愤怒,我多吃了饭她会愤怒,叔叔对我好一点她会愤怒,堂弟摔倒了她会愤怒……而她发泄愤怒的方法就是把毫无抵抗力的我关在装杂物的小屋子里,小小的一间屋子,在太阳落山后黑的恐怖,而我至今仍深刻的是在黑暗中饿着肚子。

终于有一天她不愤怒了,她变的如同漫画里走出来的天使,她带我买了新衣服,她给我两年多我都不敢抓的松子糖,她让闭著眼睛等惊喜,我满怀憧憬的等待,直到满树槐花带着淡淡幽香冲进我的视野,直到满天大雨中一个倔强的小男孩跑来大声告诉我;你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只有没人要的孩子才会被送到孤儿院……

心脏如同被谁攥在手里用力的蹂躏,无边的疼痛传至四肢百骸,愤怒像搅乱大海的风暴,带着无尽的不甘,我究竟算什么?被如此的踢来踢去?是没有感觉的死物吗?所以任谁都可以轻易决定我的命运!

攥紧的拳头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溢流的茶水在木质的桌上来回流动,所幸不多,我只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它们汇聚又分开,不知何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弯身将两碟点心放在桌上。

我疑惑,“你是不是上错了,我只点了茶”

服务员礼貌的笑了下,“没有上错,这是新推出的茶点,我们老板让请您品尝”

“你们老板在哪,我当面谢谢他”

“我们老板刚走,你看”

我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正推门而出,栗色的头发下露出半张清隽侧脸,薄薄紧抿的唇,挂着一丝浅浅淡淡的笑消失在视线里,我像被一道闪电击中,极强烈的熟悉感拨动着心弦,似已久别了的亲人,虽然只有一眼,瞬间我也跟着跑了出去,而身体根本没经过大脑的允许。

等我从淅雨楼出来,他正站在不远处的人潮里等待信号灯,靡靡夜色,周身一层淡淡朦胧光华,来往走动的人群不时从他身边穿插而过,他静谥微凝如一汪沉寂的湖水,头顶的街灯拓下他一抹修长的身影,带着几许清冷与孤傲。

我压抑不住心底的激动,快速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他诧异的转过身,一张柔和线条勾勒出的清俊脸庞,自然飘逸的恬淡气质如浅浅山泉缓缓流淌于山涧之间,深邃的眼眸中有融融暖光在流动,似五月阳光融化冰雪,本就挂着笑意的唇角在诧异过后轻轻勾起,:“你好,有事吗”

我震惊于他异常柔和的面部轮廓,一种熟悉的感觉呼之欲出却又戛然而止,带着一丝不确定“我....是不是认识你”

他眸光一闪,仍是浅浅淡淡的微笑,温煦如风:“是吗,那我可真荣幸”

我极力解释:“刚才你送我两样点心,我追出来是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好像我们以前是认识的…..”

“那就留个电话吧,随时欢迎你打来叙旧”

不缓不慢的话语,他说的依旧轻柔,脸上自终都带着礼貌的微笑,然而细品话语中的内容,又觉不耐与疏离,我目光仍定格在他的脸上,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和煦姿态,眼眸如星星般闪耀,可看的久了看的深了,竟觉得那温和的外表竟只是我的一种错觉,甚至连笑容也仿佛是在面具上精心刻画过的一样,:“我说的是真的,你让我觉得很熟悉,你叫什…”

“哥”

一声呼唤打断了我的说话,信号灯早已变绿,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已走到了跟前,白色连衣裙外套一件粉色小西装,衬得她格外娇艳,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垂至腰际,顾盼撩人的双眼满含审视与敌意落在我抓着他的手上,我顿意急忙放开手。

“哥,她是谁呀?”美丽女子上前挎住他的手臂,笑靥如花的问。

“碰巧遇上问路”

“是吗,那我们走吧,你又很长时间没回去了”女孩的目光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便拉着他过了马路。

我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出神片刻转身回到淅雨楼,正在招呼顾客的服务员看到我回来脸色一惊,“不好意思女士,我以为您走了,就把桌子收拾了,对不起.....”

“没关系”我打断她的道歉,稍犹豫下:“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

服务员不解的看着我,对于我刚才一阵风的跑出去,现在回来又问他们老板叫什么名字感到有些奇。

“刚才他送我一壶茶,没机会说谢谢,想知道他叫什么”

“哦,我们老板叫朱大伟”

“他是哪里人?为什么我以前来从没见过他?”

服务员似是恍然大悟,用一种了然的表情看着我:“哪里人我不清楚,应该是当地的吧,他不是天天都来,来了也不会在前面呆着,是不是单身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勤来他进出总会遇到的,守株待兔呗”

我愣了片刻失笑出声,看着仍疑惑的服务员从包里翻出名片夹,抽出一张递到她面前:“如果你们老板来了,麻烦你将名片交给他,说我想找他聊一聊’

服务员接过我的名片低头看了一样,神色变的严肃起来:“好的,我的一定给您办到,不过您这个姓好特别,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雨这个姓呢”

“是啊,很少有的的姓”我虚笑着应了一下“拜托的事就麻烦你了”

“没问题”

从淅雨楼出来回到住处已是快夜里十一点了,打开门清冷的屋子在满室灯光下更显寂静,洗完澡换好睡衣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坐在沙发上打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几秒钟后熟悉的音乐声响起,手指在虚拟鼠标上滑动几下,最终定在了一个文件夹上,犹豫了下仍点击开,一个带有密码栏的弹窗弹了出来,输入密码,片刻一张照片迅速映入眼帘。

照片里,一个男人身穿着南方某监狱的蓝色监狱服,即使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也是极其英俊的面容,尤其一双大眼睛深邃又明亮,手里举着一块牌子,上面有一连串的编号还有他自己的姓名;赵靖远!

手指轻轻拂过相片上人的眉与眼,一种无比熟悉又陌生的情愫在心间蔓延开来,曾多少年间渴望见到他的容颜,却又无处可寻,直到那年拿到律师执业资格,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调出了他的档案,很多模糊的记忆才又在这张照片上鲜活了起来,档案上的他罪名是故意杀人罪,判决的结果是死刑,鲜红的两个大字如血一样鲜艳迷蒙了我的双眼。

“我找到了她了,你在那边好吗?还恨吗?”

望着照片与记忆中模糊的身影重叠,犹如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我也不是自言自语,可结果仍旧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时间太久了,久到我已记不清他的样子,只剩下脑海里几个仅存的片段证明曾经的存在,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委屈,这明明就是我的父亲呀!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可我们却隔着一道谁也无法翻越的天堑,在还没来及熟悉时便永远分开,永生永世再也无法相见!一瞬间泪划出我的双眼。

画面里的男人眼神平静无波,无喜也无忧,唯有目光透过重重屏幕落到我的身上。

“当年你一时的冲动,可有想过我会从此无依无靠。”抹掉泪水,声音轻的连自己也分辨不清。

“如果你还在人世,面对今天的她你会恨吗。”我盯着照片久久没有眨眼,似是我一眨眼就会错过他给我的答案,可是他又怎么会给我答案呢。

“我想你是恨的,可我又该怎么办呢。”目光突然落在一旁的几页资料上,中间一张女孩活泼的笑脸像春天里盛开的一朵最娇艳的花,饱满灵动的双眼显得那样无忧无虑,连辫子都要俏皮的梳在一边。

嫉妒如星火燎原,疯狂燃烧着早已不完整的身心,为什么命运会如此的不公,我就像一个跳梁小丑被不停的戏弄,同样地女儿,一个无忧无虑,有父亲、有母亲,一个却只能在孤儿院里成长,伴随无尽的孤单。

怨毒是一朵悄然盛开的花,在心底某个深处茁壮成长,合上电脑,起身向卧室走去,暗褐色的胭脂木地板上,灯光勾勒出我曲线分明的影子,寂寥如幽灵,我泯然一笑如同孤独的代言人,不畏孤独的在孤独的世界上孤独的穿行,抬手按掉灯,黑暗瞬间将我淹没,直至我也变成黑暗的一部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奇异的我〕〔都市之群狼夜行〕〔香水百合花〕〔魔皇转生录〕〔无良公主〕〔大地由来〕〔足球教练去昂当〕〔我的大学有点忙〕〔特殊部门〕〔无影山〕〔爱上总裁好困难〕〔时间烙印〕〔缘已注定〕〔我自梦里来〕〔匿剑语人〕〔乱世佳人马小姨〕〔灵神异〕〔遥远的那个远方〕〔魂武时代〕〔全球通缉〕〔总裁是我的口粮〕〔冰神恋曲〕〔末日的求生路〕〔王者世界之赵子龙传奇〕〔魔王娇妻〕〔豪门少爷霸宠各国公主〕〔穿越之大理皇朝〕〔守护者之光〕〔魔力之源〕〔爱魂之摆渡人〕〔仙落九天〕〔樱国槿梦〕〔灰色恋〕〔前世今生只爱你一人〕〔缘鱼新生〕〔设施篇〕〔二度人生〕〔腹黑王爷你师父想嫁人了〕〔末世赞歌〕〔不白活一回〕〔九天十地第一人〕〔我是一名驱鬼实习生〕〔创世宇宙〕〔我想找人谈恋爱〕〔在我的心里有关他的世界〕〔流星最美的那一刻〕〔器灵神域〕〔彼岸珠华〕〔陌上千劫〕〔缘起开天〕〔他她薄凉了心〕〔黑暗之灵魂续〕〔我的仙女俏老婆〕〔网游之暗黑骑士〕〔一起守护世界吧〕〔网游之寻痕〕〔筱奈的快穿之旅〕〔末路旅途〕〔我真没有靠山〕〔紫川之倾尽天下〕〔嗜血狂尸〕〔真仙武传〕〔寂寞城欢乐〕〔异外之行〕〔短篇故事集〕〔熊出没之横行霸道〕〔龙城传奇之安国盛世〕〔灾厄天殇〕〔九上〕〔深情还是舔狗〕〔郎君〕〔美男多多多〕〔重生之无敌熊孩子〕〔魔仙时空转〕〔异世逆凰之废柴三小姐〕〔刚上大学的我就要拯救世界〕〔任务时间请留言〕〔葬仙志〕〔行走在异界〕〔紫魅惑:诱人妖精快入怀〕〔暗影法则〕〔有你我才不孤单〕〔聚宝城〕〔白衣苍犬〕〔闲得无聊写的一本修仙的书〕〔tf之樱花血落〕〔雪域冰封之三生劫〕〔逍遥剑传〕〔伴君多逍遥〕〔黄土地之爱〕〔快穿之炮灰男配狂逆袭〕〔诺一世芳华〕〔Halo新纪元〕〔彼岸花开泪千行〕〔都市反骨〕〔晴颜〕〔塞尔拉摩〕〔风动纪元〕〔百日生〕〔本源之睛〕〔重生之御前战王〕〔百绣〕〔三太子传承〕〔葬陵殇〕〔诸天帝皇道〕〔千刀无影〕〔零号人造人〕〔道玄极境〕〔虎啸星河〕〔穿越成修仙女主要怎么办〕〔太古天真论〕〔炫舞恋情之错位节拍〕〔万象新生〕〔九阳创世〕〔死神之唯爱向日葵〕〔天衍太极〕〔镇妖符〕〔君临天下之绮梦千年〕〔随心修罗〕〔吸血鬼与太阳教
最新入库小说:
坏掉的流年〕〔盛宠毒妃五小姐〕〔大时代战事〕〔伽蓝何处〕〔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诡镇怪谈〕〔归时繁花尽流光〕〔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盗墓王者〕〔坏掉的流年〕〔风琴雨夜〕〔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第二次的爱情〕〔未央月影〕〔盛宠毒妃五小姐〕〔未来神话〕〔玩世不恭小妖姬〕〔利刃侠〕〔梅萼调〕〔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启征途〕〔重生之不再遗憾〕〔鲸鲨暗河〕〔苍茫末世〕〔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万界崇凰〕〔构世〕〔白鹿归〕〔梅萼调〕〔鲸鲨暗河〕〔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杂牌神算〕〔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白日极夜〕〔暮去待你归〕〔废土生存法则〕〔穿越之最强幻师〕〔赛尔号之碧瑶〕〔EXO之你好鹿殿下〕〔有主见的方润〕〔我负子戴〕〔觉醒之天下为敌〕〔诡异童话〕〔诡镇怪谈〕〔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超时代:自由世界〕〔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半夏浮华〕〔强宠小小姐〕〔倾城落雪〕〔北武都尉司〕〔废土生存法则〕〔三千纪元〕〔重生之不再遗憾〕〔末世桐苓〕〔那时我们都不懂爱〕〔菲花之梦〕〔二世奈何又逢君〕〔冰封炽热的世界〕〔女巫恋上猫〕〔诡异童话〕〔网游第二天堂〕〔清钰岸〕〔眼中无泪心流泪〕〔无忧城〕〔道士爷爷〕〔赛尔号之雪舞暗夜〕〔为你情深却浅缘〕〔网游之重启战魂〕〔超时代:自由世界〕〔香草布丁选项〕〔盗墓王者〕〔玩世不恭小妖姬〕〔问仙之旅〕〔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刻浊星逝〕〔网游之均衡天地〕〔温柔世子宠溺妃〕〔开封有个哑娃娃〕〔归时繁花尽流光〕〔女巫恋上猫〕〔我负子戴〕〔女巫恋上猫〕〔眼中无泪心流泪〕〔为你情深却浅缘〕〔冰封炽热的世界〕〔山海不平隔云天〕〔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巅峰枪王〕〔重生之不再遗憾〕〔彼岸可有花〕〔盗龙陵〕〔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红颜乱之公主遗恨〕〔夜色镇迷案〕〔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洛克王国之征途〕〔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婚不作祟〕〔EXO之你好鹿殿下〕〔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苏苏营救计划〕〔囚爱之邪帝霸爱〕〔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彼岸可有花〕〔末世兽都〕〔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敲响天际之门〕〔我是太皇太后〕〔蚁恋〕〔失乐泉〕〔开封有个哑娃娃〕〔末世来临之末〕〔网游之争王记〕〔夏娜同人系列〕〔开封有个哑娃娃〕〔洛克王国之征途〕〔未来神话〕〔刀塔之小兵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