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促南中文小说网 > 都市情缘 > 蔷薇刺

叁冉火流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拿起那张简报放在眼前,陈芳,这样的你,在梦里似也曾见过,然而现实里于我而言终究是一种奢侈,我发誓!你会后悔曾经的决定的,唇角翘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讥笑,拿出手机拨出一个陌生的号吗,等待的嘟音仿佛格外的漫长,不知多久电话里终于传来一道女人甜糯糯的声音“喂,你是哪位”

“顾太太对吗”

“我是,你找我有事吗”

“我是泰升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雨凌薇,现在受人委托想要和您见个面”

“律师?谁委托你见我?”

“二十年前一个南方小县城的故人,她说顾太太可能认识一个叫陈芳的女人”

电话那头猛地传来一阵吸气声,接着许久没有在说话,我压抑住将要发出的笑声:“顾太太,明天下午六点我在望宾路麦语咖啡屋等您,不见不散。”挂断电话心里是无尽的快意。

一夜辗转,梦里的场景依旧几经变换,猛地惊醒,时间还早却再无睡意,起身看了会书便如常去上班。

一整天除了解决几个重要的文件,便都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往昔的一暮暮总在不觉间袭上心头,让原本就有些激动的情绪总是无法平静下来,执着了九年、寻找了九年,如今它就这样实现压在我眼前,那些压抑心底二十年的疑问,或许今天能够可以当面得到答案,可如果这个答案是丑陋不堪的呢?不!我摇摇头撇掉自己混沌的想法。

“当当…”的两声敲门声后李夜熙走了进来,神情有些局促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那个…..黄老板来了”

我一听是黄启名心里莫名的反感,神色也转冷:“他来做什么”

“主要是李婷婷怀孕了他想去登记结婚,另外他想请您做他公司的法律顾问”

我听完嗤之一笑,揉着鼓胀的太阳穴:“熙熙,你也要临近司法考试了,黄启名倒是可以拿来练练手,只是以后别再让我听到这三字”

李夜熙愣了一下,讪讪的笑了笑:“薇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夜熙出去后又干坐了许久,看一眼时间,拿起包迫不及待的包出了办公室,也许是心情太急切了,电梯久久不来竟有些莫名的慌张,手指不停的按着下键,仿佛捉弄我似的,一辆电梯终于打开门,结果却是向上的。

“雨律师,听说你又胜了一个案子,什么时候请客呀,让我也沾沾光。

我回头,发现是所里的老人陈立:“陈律师可不许开后辈玩笑哦,有时间一定请您”

“不像话呀雨大律师,请客都不带上我们…”晚我一年进入泰升的陈美华正和五六个同事一起走了过来,陈美华是个个性张扬的人,虽然长得一副温婉模样,但办起事来却是格外火辣,对于我的冷漠别人都是敬而远之,唯有她一直往前凑,所以走的也相对也比别人近些。

“是啊…中午黄老板将全部代理费都打过来了,我可是知道数目不小哦”说话的是站在陈美华旁边的一个前台秘书,她这样一说旁边的几个人也一个个跟着瞎起哄。

我含笑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陈美华:“没说不要请,只是我今晚有事,你们自己组织,密码不用我说吧”

陈美华一脸虚伪的笑着接过卡片:“当然,虚伪客套的事我可不干,这么多次想不记住都难,谁让你总是赢呢,不过你今晚有什么事啊?不是约会吧,能跟我们说说不。

我正想着该如何打发她,电梯这时“叮”的一声打开,一群人呼啦啦的先后全都进了电梯,从电梯出来陈美华也没再问,我也懒得编谎话。

二十分钟后我将车开到麦语咖啡屋门口,解下安全带正要打开车门,目光却在触及到倒车镜里的一道身影时顿时怔住。

夏日矗立在咖啡屋前崴蕤茂密的梧桐树,伸展出来密密层层的葱郁枝叶,有夕阳透过枝叶间隙洒落几缕破碎的光,落在地上一片斑斑点点,一阵风吹过,树叶随风摇曳,也缭乱了一地碎影,仿佛是一副精致的水墨画,画中的女子临窗而坐,娇倩的身影有遗世佳人的风韵。

她穿着一件紫罗兰色长裙,衬得皮肤雪白,身材是南方女子典型的娇小,但却玲珑饱满,一头柔软微卷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左手支着精巧的下巴望着天空遐想,虽还未走近却能感受一种优雅与慵懒并存的气质。

看着那道稍微有些陌生的身影,心头升起一股阴狠,转身透过倒视镜默默观察起自己,同样白皙的皮肤却显得坚毅与干练,两眼顾盼间一丝倔强隐隐闪现,更多的则是不近人情的凌厉,饱满紧抿的双唇含一抹讥笑微微上翘,不可否认,镜中的人若非总是一副阴冷凌厉的表情自然是好看的,可是却与咖啡店里的那位差了太多,我心中冷笑,这么好的基因我竟没遗传到。

抬手看一眼时间,离昨天约定的六点还有五分钟,稍整理了一下头发便下车向咖啡店走去,门口站立的侍者相迎,我告诉她已有人等候。

咖啡屋里橘黄色灯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一盆风信子,各样的颜色互相交织,仿佛容纳了万千色彩,我朝坐在窗边的陈芳走去,每迈一步都恍若翻越了天涯海角、穿过了无尽的洪晃与沙漠,短短的几步路却走的好不容易。

陈芳的桌上有一盆与他衣服相近的紫色风信子,我在她的对面坐下,这样的面对面打量她仍有像梦一般的不真实,与记忆里的相比她依旧美艳,白皙的皮肤、精巧的五官,眉眼中尽是一种说不出的魅惑神态,虽有细细的皱纹,却如陈年的普洱被赋予了另一种韵味,假如她自己不说,谁又能猜出她已是快要五十岁的年纪,我嗤笑,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让一个男人盛怒之下为她杀人放火,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在失去生活的支撑后迅速找到新的庇护,这样的女人应该生活在古代帝王的黄金屋里,享受世间极尽的奢华,流落凡尘只会让她变成一剂剧毒的毒要。

“是你约的我?”陈芳放下支着下巴的左手,声音糯糯的恰如少女。

“是的”

“你说有故人相托,他叫什么名字”

我望着她,嘴角的笑意味深长:“没有人委托我,只是我想与顾太太聊一聊”

陈芳蹙了下眉头,像是有些生气:“我们并不认识,有什么可聊的”

毫无预兆的,心口有骤然的疼痛,喉咙里像卡住了什么东西样难受,我望着陈芳戒备似的眼睛,为自己感到深深的悲哀,曾经一万次幻想过再次的见面,设想过各样的场景,欢喜的、争辩的、或是痛哭的,唯独没想过一句“我们并不认识”

我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恢复自己一贯清冷的语调:“我若是叫自己雨凌微的话,顾太太倒真的是不认识,但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想必顾太太一定知道。”我牢牢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出那个近乎陌生的名字“赵、纤、纭”。

不出意外的陈芳霎时一脸震惊,美丽的双眼睁的极大,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我笑了一下这样的反应我丝毫不意外,可能她一辈子也不会想到我会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当然!我也自认为她不可能去主动找我。

“纭纭…你…是纭纭”陈芳震惊过后,双眼不停的在我身上打量。

一时鼻子有些发酸,纭纭,多久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呢?依稀是小时候有一次发烧,迷迷糊糊间看到一双含泪的眼,也是这样一声声“纭纭…纭纭”近乎喃呓的呼唤,我使劲的握了握拳头,细长的指甲掐在肉里一阵钻心的疼,我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陷入回忆中去,往事不可追,回想只能让自己更痛苦。

“你…真的是纭纭。”陈芳又问了一遍,目光仍带着不可置信。

我笑的有些嘲讽“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来找你,还是说顾太太已经早已忘了这世上还有一个叫纭纭的人”

得到我的确认,陈芳颓然坐在椅子上,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目光不停地在我脸上梭巡。

我尖锐的笑了声:“也难怪顾太太记性不好,这几年你当真过的幸福无比,丈夫是身家上亿的大老板,对你用情又专一,住豪华别墅,出门还有司机专门接送,又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女儿,的确不需要记得我这么一一个叫纭纭的人“

不为我的冷言冷语所动,陈芳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找我不是为了说这些,你…过的好吗”

“如你所见,分外的好”我不屑的冷笑,心中却在滴血,如果你真的在意我过的好不好,不管我在哪,二十年的时间足够你找到我,就算你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总有能力给我那么一点点的关心和问候,可你没有,直到现在你连我之前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一晃眼都这么多年了,那时候你还没我肩高,现在……”陈芳又叹了口气,似有无限无奈;“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望着陈芳,却感觉到自己眼神瞬间变的格外凌厉,整个身体因为心中长久压抑的怨怼而有些轻微的颤抖,只是仍淡淡的说:“你走后我就跟奶奶一起生活,奶奶身体不好,没一年就去了,叔叔把我接回了他家,我就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原以为也就这样了,挨点打、受点骂,等长大了就可以离开那,没想到婶婶有点迫不及待,十岁那年就把我扔给了孤儿院,呵,你知道什么是孤儿院吗,就是一住着群没爹没妈的孩子的大院子”

陈芳听我说完难过的地下了头,只是不知她的难过出于什么,一滴清泪自她眼角划过细腻的脸庞,犹如晨曦的露水滑过洁白的梨花,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精巧的下巴溅在紫罗兰色的衣服上,沁出一朵一朵水色的小花。

我不愿面对陈芳歉然的脸,拿起桌上的白水轻轻喝了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在这座城市吗”

陈芳摇了摇头,泛着泪光的双眼灼灼落在我身上,嘴角蠕动几下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我冷笑了一声:“有一天婶婶不知道在哪要来了外公家的电话号码,便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婶婶想让外公把我这个累赘接过去,可外公却死活不同意,最后他俩便隔着电话吵起来了,那电话露音,我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争吵中外公不经意的就透露了你在这座城市”

我顿了一下,转过头笑着问陈芳:“你知道外公最后说了句什么吗,他说我姓赵不姓陈,要死早死,别再烦他了”

“对不起,我不是没有想过我走了以后你怎么办,只是我再怎么想也没想到你会被送去孤儿院,是我不好,不应把你一个人扔下。”陈芳掩面哭泣,声音哽咽的连一句话都无法完整。

“那你为什么没有来找我”我看着陈芳,这是压在我心底二十年的问号,为什么不来找我,哪怕仅仅是看我一眼:“我在婶婶家两年,在孤儿院九年,只要你找很容易就能找到,我并不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啊。”我带着最后一丝的企盼”

陈芳猛然惊住,漂亮的眼睛瞪的极大,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似是想不起该怎样回答我的问题,许久之后,陈芳擦掉脸上的泪水,神情凄哀:“你是不是特别恨我。”

我只冷笑不语,恨吗,每次看到别的孩子牵着爸爸妈妈的手,每次生病躺在小床上却没人管,如果恨我宁愿选择忘了你!从不记得你的长相与那些原本幸福的片段,如果没有这些,接下来的日子即使再苦、再孤单也只不过如此。

“纭纭,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我想给你任何补偿,哪怕倾其我所有,只要你开口我都愿意,只是…”她迫切的眼里是深深的恳求:“我现在的先生一直以为我没结过婚,所以我不能让他知道你的存在,纭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恍若未闻,心却在下沉:“为什么,他知道了我的存在又如何,我有什么见不得光的。”

陈芳摇着头,声音里充满了祈求:“他不会接受我结过婚的,如果他知道了,这个家肯定就完了”

眼前有片刻的发黑,我使劲眨一下眼努力挺直了身体:“你倒是很爱你的家,可如果我要你在我与他们之间只能选择一个,你会怎么选呢?”

陈芳被我的话惊住,好一会才说:“纭纭,对你这辈子我都是一个罪人,所以我愿意做任何的补偿,可…“

“够了”没有等她说完我便厉声的打断,接下来的内容将是多么的不堪何必再听,我用愤怒的眼光望着陈芳,心底涌起的疼痛如水中的波纹渐渐蔓延,直至淹没我整颗身心,现实果然是如此的丑陋。

“纭纭,我说了你也许不会相信,很多次我总是做同样的噩梦,梦见你在荒野里不停奔跑,身后还有野兽在追着你,你嘴里一直喊着妈妈….妈妈….我想抓住你,可每次你总是跑着跑着就掉下了悬崖,一次次被噩梦吓醒后我抱着被子哭,却不敢哭出声,我怕被老顾听见,怕他问我做了什么梦,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将什么都说出来,因为对你的愧疚,所以我常去孤儿院看那些孩子,我对每个孩子都好,我想我对别人的孩子好,别人也会对我的孩子好,我的孩子就能健康快乐的长大…”

“呵呵呵…”我忍不住的冷笑出来,像是谁在脸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火辣辣的屈辱,深吸一口气,心里已不觉得痛,或许已是痛到极致的麻木。

“两千万”我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什么”陈芳不解的看着我。

我翘起一抹冷笑盯着陈芳,每一字一句都分外用力:“两千万,断你我这辈子的牵连”

陈芳讶异的望着我,似是不相信她听到的:“纭纭,我不是那个那意思,我不是不认你,只是…..”

“我明白,你可以不用解释”又何必解释,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是要我继续不知道你的存在而已。

陈芳默然地下头,有一刻的沉默,我并不出言相催,只是将目光望向了窗外。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只是我并没有这么多的钱”挣扎了半天陈芳终于做了决定。

我回过头来不屑的冷笑,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狠辣,语气冰冷的发寒:“你不是找了个有钱的丈夫吗,这点钱怎么会没有”

“他虽然是有钱,可我动这么大的一笔数目,他肯定会问的,到时你让我如何说”。

“那是顾太太你自己的事,还是你想让我跟顾先生毛遂自荐呢”

“不可以”陈芳疾呼出声,又在我凌厉的目光下放缓了语气:“钱的事你容我想办法,这么大的数目你总要给我时间去筹措”

“周六,同样的时间我等你,记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我深深看一眼陈芳,一分钟都不愿再待下去,拿起包就走。

“给了你这笔钱,你就真的不会再打扰我了吗”。

焉地停下脚步,一呼一吸间似是闻到了血肉模糊的血腥味,转过身眼前那一片紫色是如此的触目惊心,原本还有的一丝薄弱的期盼,此刻也都像是春天脆弱的冰面被一字一字生生击破成碎片,我目光幽幽怆然冷笑:“你希望呢?”

陈芳渐渐垂下头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我的目光停在桌子中间那盆紫色的风信子,碎碎低垂下的花朵像一颗颗紫色的眼泪:“还记得你教我唱的《世上只有妈妈好》吗,小时候一遍遍总学不会,现在……呵呵,多么的讽刺”一滴眼泪自眼角滑落,我笑着用手轻轻擦掉,耳边却总有一首轻轻地旋律: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我仰头冷笑,一切多么像一个笑话。

最后看一眼陈芳决绝的背影,转身走出咖啡屋。

屋外天边夕阳正在缓缓坠落,炙热的光芒仿佛是生命终点最后的绚烂,已被烧的半边通红的天空将城市染上一层金色的外衣,在这样的光芒下,尘世间所有的欢喜仇恨都好像卑微的如同一粒灰尘,轻微的再也不值得一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灵魂诀〕〔快穿之女配你好撩〕〔倾风吹赢天下〕〔孤心虐天〕〔灵异:我靠超度就变强〕〔剑与笔的江湖〕〔茵为爱情有星樊〕〔重生之游戏王朝〕〔勇敢的自己〕〔出生既无敌〕〔先生,我们不熟〕〔藤乱年华〕〔古尚寻〕〔九天凰啸〕〔网游之至尊王上〕〔情迷刚果金〕〔浮生常存〕〔你丫居然是人渣〕〔轮回圣龙〕〔重生之虐心恋〕〔藏你于心〕〔汝懂潇雨烟〕〔赛尔号之魔域永恒光明〕〔这个剑师有点怪〕〔穿越之runningma〕〔花开花落你的眼〕〔无敌医神赘婿〕〔重生之后成为大佬〕〔天才鬼医:冷王的心尖宠〕〔再次开启人类的进化〕〔狐狸的道士〕〔梦的旅游之旅〕〔迁城雾〕〔哮天传说〕〔红血魔剑姬〕〔朝歌暮楚〕〔我才是天命〕〔魔方阁古史录〕〔无爱有情〕〔全息网游之交错的世界〕〔四方繁星〕〔黑暗里的独裁〕〔穿越千年之心锁梦缘〕〔重生之我和爱豆死磕到底〕〔被诅咒的睡美人〕〔斗罗之无敌抽奖系统〕〔流水默默静夜听潺潺〕〔圣灵魔君〕〔混沌之失落帝国〕〔星使〕〔吴教主手把手教你养熊猫〕〔你身后好像有我〕〔永恒神之契约〕〔红烛意〕〔鬼泣魔兔〕〔孰罪〕〔安萨世界〕〔小幺梦游记〕〔赛尔号战神联联之逆转命运〕〔黑暗总裁的小小蜜妻〕〔鹿林秋深〕〔落雪歌〕〔卿为朝暮不可得〕〔鬼女盛世之帝国崛起〕〔女配不想搭理你〕〔柒年碎月〕〔无福消受君王侧〕〔荒古血婴〕〔EXO之三生三世血彼岸〕〔妖狐〕〔破军之路〕〔情殇录〕〔钟瑜来了〕〔快穿之女配攻略幕后大佬〕〔黑塔利亚之王家的娃子〕〔身伴无常〕〔彼岸花开十方念〕〔花妖王妃〕〔九天幻玲珑〕〔风与诗〕〔无以话桑麻〕〔和她的记事录〕〔墨染流年现芳华〕〔一念染指殇〕〔仙临尘〕〔星际鬼影〕〔铃铛心事〕〔悄然离歌〕〔重回1982〕〔长歌一赋〕〔莲声〕〔跟九爷撒个娇〕〔剑尊之崛起〕〔名侦探柯南之ICF〕〔在末世放飞自我〕〔重生之凰女要逆天〕〔快穿之我来渡个劫〕〔霸道总裁之恋〕〔霸道总裁的冷漠杀手妻〕〔新蝴蝶谷〕〔花枪一壶酒〕〔仙域传奇〕〔幽若传〕〔役灵使〕〔梦寻往事回望三生〕〔我要吃〕〔游龙叹〕〔长月歌〕〔异化纪元〕〔在高冷中相爱〕〔孕妈〕〔校园狂人传〕〔美幻红楼梦〕〔虚无零界〕〔穿越后成为最强剑神〕〔穷途有路〕〔混子王〕〔一切都会好的〕〔哥哥抱〕〔电竞天才少女归来
最新入库小说:
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网游之争王记〕〔苍茫末世〕〔彼岸可有花〕〔末日狂帝〕〔清钰岸〕〔废土生存法则〕〔网游之重启战魂〕〔盗墓王者〕〔囚爱之邪帝霸爱〕〔问仙之旅〕〔网游之争王记〕〔重生之不再遗憾〕〔红颜乱之公主遗恨〕〔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我负子戴〕〔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坏掉的流年〕〔万界崇凰〕〔冰封炽热的世界〕〔巅峰枪王〕〔白日极夜〕〔为你情深却浅缘〕〔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杂牌神算〕〔EXO之你好鹿殿下〕〔开封有个哑娃娃〕〔眼中无泪心流泪〕〔废土生存法则〕〔重生之不再遗憾〕〔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利刃侠〕〔眼中无泪心流泪〕〔盗墓王者〕〔风琴雨夜〕〔诡镇怪谈〕〔穿越之最强幻师〕〔温柔世子宠溺妃〕〔婚不作祟〕〔杂牌神算〕〔二世奈何又逢君〕〔玩世不恭小妖姬〕〔鲸鲨暗河〕〔彼岸可有花〕〔重生之不再遗憾〕〔女巫恋上猫〕〔构世〕〔赛尔号之碧瑶〕〔北武都尉司〕〔婚不作祟〕〔网游第二天堂〕〔苏苏营救计划〕〔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EXO之你好鹿殿下〕〔觉醒之天下为敌〕〔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刻浊星逝〕〔强宠小小姐〕〔我是太皇太后〕〔诡异童话〕〔赛尔号之雪舞暗夜〕〔冰封炽热的世界〕〔大时代战事〕〔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洛克王国之征途〕〔倾城落雪〕〔三千纪元〕〔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失乐泉〕〔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末世桐苓〕〔开封有个哑娃娃〕〔未来神话〕〔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蚁恋〕〔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半夏浮华〕〔洛克王国之征途〕〔盗龙陵〕〔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开封有个哑娃娃〕〔菲花之梦〕〔道士爷爷〕〔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十年繁华依旧〕〔夜色镇迷案〕〔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归时繁花尽流光〕〔网游之重启战魂〕〔玩命王妃〕〔白鹿归〕〔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启征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刀塔之小兵逆袭〕〔山海不平隔云天〕〔女巫恋上猫〕〔未央月影〕〔盛宠毒妃五小姐〕〔网游之均衡天地〕〔未来神话〕〔清钰岸〕〔未来神话〕〔夏娜同人系列〕〔构世〕〔梅萼调〕〔超时代:自由世界〕〔鲸鲨暗河〕〔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超时代:自由世界〕〔彼岸可有花〕〔末世来临之末〕〔玩世不恭小妖姬〕〔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有主见的方润〕〔敲响天际之门〕〔为你情深却浅缘〕〔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