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促南中文小说网 > 都市情缘 > 蔷薇刺

壹梦醒时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呼”

我一下子惊坐起来,又是这个梦,床头的闹钟显示只有六点半,深吸一口气平复胸口强烈的心跳,唇角不觉间翘起一个森然的弧度,没人要的孩子…哼!

五月里的天气天亮的格外早,虽有重重窗帘,阳光还是俏皮的钻了进来,洋洋洒洒铺满了整个房间,起身下床,光着双脚走在木质的地板上,有微微的凉意从脚心一点一点传上来,最后凝结一根冰凉的锥刺扎在胸口,那是我心中浓稠到化不开的恨意。

走到阳台伸手打开窗户,轻盈的晨风娟娟扑面而来,有风吹起我轻柔的长发,似岁月的指掌穿插而过,那些在风中飞舞的每一根发丝都是对命运不甘的挣扎。

我闭上眼,九年了,时间真快,来到这座城市不知不觉间都已经九年了,记忆的大门仿佛又回到了那片遥远的南方,耳边似乎响起了小雨淅沥沥的打在青石板路上发出的清脆声响,恍惚间又是雨妈妈举着油纸伞站在月台上摇手为我送行,灰白的头发间有岁月的痕迹,那些我不堪的年少岁月一转眼已是九年过去了。

还记得在来这个城市的前一天,雨妈妈疼惜的摸着我的头发,唉声叹气的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为什么非要去那么远的城市上学呢,受了什么委屈我也不知道?”我只嘻嘻一笑,说了许多后来自己也不记清的理由,那一年十九岁的我本是豆蔻一样的年华,却背负了太多不该背负的东西。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座城市,就像没有人知道干练果断的我其实来自孤儿院,而对这一切我隐藏的很好,只有夜深人静被噩梦惊醒时,我会不由得握紧双拳,内心是永远也无法填平的深渊。

“铃铃铃铃…”。

床头的闹钟恰在此时响了起来,我嚯的睁开双眼,眼中的凌厉似穿透晨间和煦的阳光,口中喃喃“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走到床边按掉闹铃转身来到洗手间,抬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姣美的面容上一双浓黑的眼睛凌厉又深沉,我低下头掬一把冷水狠的拍在了脸上,这样的一张脸究竟是遗传谁的基因?

八点十分我乘电梯下楼,一路驾驶MINICOUPE穿过熙攘的人流与车流,到达泰升律师事务所刚过八点四十,站在大楼下仰视着事务所大面幅的广告牌,眼前有片刻的恍惚,似是这些年的征程在眼前一一闪过。

19岁,当我踏进这个城市的第一天起,我便对自己发誓,我!要成为这个城市里最有名的律师,新学期里别人都在忙着考察自己感兴趣的社团时,只有我整天都泡在了图书管里,当身边的每个女生在谈恋爱时,我已在二年级便得到了来泰生实习的资格,四年大学我活的像一块干瘪的海棉,当最后一学期别人都在为就业犯难时,我已顺顺利利通过司法考试,然后来到泰升,从实习律师到现在高级律师,我无疑是成功的。

身后一个匆忙赶着上班的年轻人不小心撞了我一下,连句对不起也没有变没影了,我撇开杂乱的思绪进入大楼,随着“咚”的一声,电梯在十二楼停下,前台正在忙着化妆的接待起身向我打招呼,我一笑带过走进事务所,因为还有十分钟才上班的缘故,很多实习的和刚刚执业的律师正三五一群的聊天、或无所事事的撑着头发呆。

当我的高跟鞋在办公室发出一连串的哒哒哒声,一个个转头看到我又赶忙打起精神。

“雨律师,早”

“雨律师好…”

“雨律师…“

我微笑着点头,伴着高跟鞋踩出的“哒哒声一路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独间的办公室里干净整洁,并不见昨晚走时的凌乱,在泰升拥有一间独立办公室,没有十年功夫是熬不到的,但也不是绝对,因为我就是只用了一半的时间。

我绕到桌子后面坐下,所有的文件都被规矩的摆放着,电脑已是开机状态,只需我轻轻滑动鼠标,它就能弹出任何我想知道的信息,一杯温度刚好的ESPRESSO正放在我左手边,热气飘渺带着一阵香气,对此,我很满意。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后,走进来一个很阳光的大男孩,手里拿着一堆资料,洁白的衬衫,微有些小麦色的皮肤,冲我腼腆的笑了一笑,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他是去年刚毕业就分到我这里的实习律师,李夜熙,我习惯于叫他“熙熙”乍一听很像一个女孩的名字。

“微姐,这是你让我补的明天开庭的资料,您看一下。”。

我接过随手翻了一下,大致内容心里早已有谱:“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没什么事,只是微姐…”。

我看他一脸的踌躇,以为真的有事发生:“怎么了?”。

李夜熙抬头有些小心的问我:“薇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接起了离婚案呢,我跟您也快一年了,第一次看您接离婚的案子”

我端起ESPRESSO抿了一口,浓浓的苦味冲击着我的味蕾与神经,将杯子放下,舒服的往背靠上一靠,唇角翘起来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什么样的案子不是案子,只看打动我与否”

李夜熙愣了一下,然后哂哂一笑,漂亮的眼睛弯成了一个好看的月牙,“那没事我先出去了”

我略微点头“好”。

将一杯咖啡喝完闭目养神了一会,正准备给利胜起草一份追责与索赔的文书,秘书王美丽敲门进来说约在今天上午的Usa负责人已经到了,与Usa的人谈完关于一桩侵权经营的案子时间已是快下午一点了,草草的吃了午饭,我揉着发胀的太阳穴靠着椅背休息。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上,凄厉的北风吹过…”。

微有些悲凉的歌声飘荡在办公室中,我拿起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心中不由得一紧,韦德灿从没在我上班时间打过电话,即使有些问题他不确定要和我沟通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打来,对于这个半年前顾的私人侦探我一直是信任的。

“喂…”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男性特有的浑厚声音:“我想我找到那个女人了,你现在方便吗,我想还是见面谈吧”。

内心有一瞬的窒息,眼睛像喷出火一样的凌厉,就像潜伏多时的狼骤然见到了猎物,也只一瞬间我又恢复了自己惯有的清冷声音,对着电话说:“好,三点,美光东路“淅雨楼”茶楼见”

挂断电话我有一瞬间的茫然,不知道该悲还是该喜,窗外的天空蓝澄澄的,几朵白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移动着,不远处的玻璃大楼倒映出蓝天与白云,到像是另一个平行的世界,我望着对面直直发呆,不知道在那个平行世界里,我是不是也如此的不堪。

九年了,陈芳,我找了你整整九年,你终于让我找到了,那些年我曾漫步B市的每一个街头,抱着万分之一的幸运心态期待某个转角能够与你相遇,那么漫长的岁月曾经让我一度想过放弃,然而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你。

二十年间的往事又一点一滴又从眼前浮现,似午后的泡沫一瞬即逝,心中升腾起一股化不开的戾气,手猛地砸向了桌子,陈芳恐怕你早已忘了这世上还有个我,忘记了一个怀着对你的恨一点点在痛苦中长大的我,当你再次见到我时会不会因为心里的愧疚而祈求我的原谅,一丝快意从心底渐渐蔓延至唇角,轻轻勾起的微笑有不明的深意。

走出办公室,不想正遇上合伙人之一的刘凛然,正滔滔不绝给那些刚刚执业的律师传道,满口跑火车似的快将自己形容成一个正义的化身、法律的金刚,刘凛然为人奸猾,偏又表面上笑咪咪的,有时明明在他手里吃了亏可嘴上除了感激的话别的什么也说不出口,泰升就是他与陈峰、李佳然另外两个律师合伙开的,二十几年的经营,才将泰升做到如今的名气。

刘凛然看到我,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只是笑呵呵的说:“哎呀雨律师,这是要出去呀”

我点头:“对,明天不是开庭了吗,我去跟黄老板再聊一聊”。

“对对对…明天就开庭了,你是该上点心了,黄老板的代理费可不是笔小数目”说完转身指着旁边几个年轻的律师说“你们几个我不求别的,以后只要有人家雨律师的一半,咱这泰升啊没准就能成为业界的霸主”。

我微笑着有些虚伪的说:“有刘头你给我们指引方向,霸主还不是早晚的事”

刘头听完哈哈一笑,脸上的肉几乎要把眼睛淹没:“雨律师真会说话,那行吧你路上慢点,下午没事就回家休息吧,为明天养精蓄锐”。

“诶”。

三十分钟后我开车到达淅雨楼,看眼时间才两点半,我停好车默然朝淅雨楼走去,这里是我最近经常来的地方,有事没事都喜欢来坐一坐,一次跟顾客洽谈偶然来到了“淅雨楼”,这里白墙黑瓦的建筑格、小桥流水人家式的布局仿佛是记忆里的古巷悄然跃于眼前,从此以后吸引了我成为一名老顾客。

打开门一阵悠扬顿错的丝竹声贯入耳中,细听是一曲儿时常听《四合如意》,旋律抒情优美让人不由得放轻松,听得久了渐渐觉得恍惚,仿佛仍置身在五月的江南,夜空下是屋顶上那一对不谙世事的少年。

有服务员热情的上前询问,我随她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一壶茉莉花茶便不再要其他,很快服务员将一壶新泡好的茉莉花茶放下说句“慢用”便离开了,我看一眼悄悄在水中缓缓张开的茉莉花,花瓣之间翻滚着一连串的白泡,一股淡淡的清香隐约扑来,甜丝丝的味道直通过嗅觉侵入肺腑,沁人心脾,这熟悉的味道让我有些贪恋。

记忆深处有一个人特别喜欢茉莉花,总将年幼的我驼在他厚重的肩膀上,一边唱着儿歌一边打理他那几盆开的正好的茉莉花,他有一个大号的瓷杯,一年四季喝什么都喜欢往里面加几朵阴干的茉莉,那时懵懂的我也喜欢喝那个瓷杯里的水,每次吃力的拿起那个瓷杯,摇摇晃晃洒的总比喝的多。

就在我望着窗外发呆时,对面的水杉木椅子被人一把拉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板寸头发的男人问也不问就坐下了。

我回过神来看着对面满脸黝黑、线条刚硬的男人,等着从他嘴里说出我一直在追求的答案。

他喝了一口桌上茶,眉头蹙了一蹙,似是极不习惯茉莉香甜的味道,:“抱歉这么久才给你确定的答复”。

我笑一下:“客气了,说抱歉的应该是我,除了一个名字我甚至连一条准确信息都无法提供给你,茫茫人海你能找到却是比我之前顾得几家调查公司有效率多了”。

“这倒不假,你要找的人的确很费劲,我也是几经确认才定下的,给”他自随身的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

我接过缓缓打开,虽有极力的掩饰,一双手却隐约不受我控制的颤抖,信封里是一打照片,每张照片里都有一个女人,或欢笑、或凝望都流露出一种十足柔魅的女人味,虽有时间的痕迹却不掩美艳。

照片里有的是一家四口欢笑的拥抱、有的是女人幸福的依偎在一个男人的身边,还有的是一个充满青春洋溢岁的小女孩正对着女人撒娇,我死死的盯着照片,不断的与我记忆里那个女人的音容做比较,每看一张心里便痛上一分,我抬头死死看着对面的人,一言不发。

韦德灿两眼锐利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不缓不慢的说:“陈芳49岁,现在已经改名叫沈芳如了,身份信息一片空白,我能查到的就是三十岁时嫁给现在的老公顾良杰,生有一女叫顾梦洁今年19岁,我拿着她的照片去过一次你和她的老家,才确认她就是陈芳,陈芳的父母都已过世许久,具邻居们说陈芳年轻时曾跟父母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去了哪里不详,之后过了很多年都没在回来,直到父母去世时才出现过一次,按时间算那时她已经嫁给了现在的老公。”

我静静的没有言语,仿佛她说的与我无关,目光只在一张母女两人的照片上游离,她笑的那么和蔼,近乎宠溺。

“陈芳的老公顾良杰是一家轮胎公司的创始人,白手起家现在正忙着上市,在与陈芳结婚前已经有一个儿子叫顾晨,今年29岁,康乃尔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硕士,两年前回国没有去父亲的公司帮忙打理,却自己开了一家陶瓷DIY店。“

“我想知道陈芳的现状”许久没说话的我终于问出了这一句,依旧是我一贯的清冷的语调。

他闻言并不说话,只拿眼睛深深的瞅着我,那双眼如隼一样,有多年军队生活训练出来的凛冽,许久他又从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我。

“陈芳大多时间都在做公益活动,日前受聘于“蓝天之家“儿童福利院名誉院长”

“儿童福利院名誉院长?”。

“是的….”韦德灿的声音轻不可闻,然而却如一记重锤锤在我的胸口,原来是真的,真的不是我听错了…..

我急忙打开档案袋,缠绕的绳子仿佛解了一个世纪,终于还是看到了所有关于陈芳的详细资料。

“陈芳,哦..不,沈芳如长期以来一直以他丈夫企业的名义给福利院的孤儿捐助,因为她的形象与名誉都比较突出,福利院考虑宣传原因所以聘了她为名誉院长,以期有更多的企业能够关注那些失去家庭的孩子”。

一瞬间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不在流动,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全身上下似是被谁泼了一桶冰水,兜头兜脑的冷,我又仿佛看到了那年大雨磅礴中轻轻摇曳的槐树花,一片触目惊心的白。

看完资料我几乎要狂笑出来,双手紧握,掌心被指甲刺痛似穿破血肉,然而奇怪的是因为手掌的疼痛心却觉得不那么难受了,福利院名誉院长?公益活动?那是做了多少公益才能被聘做福利院的名誉院长,“陈芳,你很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
热门小说推荐:
纯粹游戏〕〔秦有可媛〕〔重生之戟舞天下〕〔天祸灭世正邪并行〕〔临亭别〕〔怒骇苍天〕〔良人无忧〕〔丑女也要做王妃〕〔异世之端木三小姐〕〔倚龙天剑〕〔无殇志〕〔我只会更爱你〕〔我的失眠夜〕〔战神女婿〕〔罪孽之缘〕〔在时间的尽头与岁月和解〕〔误入未来〕〔七决令〕〔流光纪〕〔我得先天剑灵〕〔灵异神相〕〔天启魂众〕〔女尊穿越之三世轮回〕〔盛世邪妃〕〔曾经V我们的年少〕〔神奇宝贝之凤女〕〔我和江火火打怪的日子〕〔创世大魔王〕〔三世相逢醉君怀〕〔初忆诺影〕〔御灵传说之救世主〕〔龙魂圣子〕〔黑界真正的创建人晨昏〕〔守护甜心之蝶恋舞殇〕〔指痕〕〔试问天下谁主沉浮〕〔四季之冥王冬使恋〕〔上门女媚〕〔提灯诡话〕〔玄门异道〕〔光的传承迪梦奥特曼〕〔藏身〕〔追爱之他很漂亮〕〔从三国开始征服全球〕〔神魔大陆之平行空间〕〔穿越火线之左手狙神传说〕〔魔斗之城禁断之恋〕〔我是擎天柱〕〔我是小小狐妖〕〔白玉皎皎〕〔极品坑货系统〕〔异世修魔〕〔科技星海〕〔乱宇传说〕〔风铃草的旋律〕〔祖墓〕〔替身王妃王爷你可知罪〕〔跑男之漫雪梦歌〕〔追圣纪〕〔遗仙邪盗〕〔也许存在神〕〔古代传世巨作〕〔帝王妾泪潸然〕〔一键钟晴〕〔寻异香〕〔宇宙任务中心〕〔网游之代理死神〕〔惊世皇女〕〔樽酒洗浮生〕〔名门狂婿〕〔逆流上下五十万年〕〔异域公盟〕〔末端强者改修仙〕〔何处是清宵〕〔诸星主宰〕〔神龙舞〕〔乱星辰〕〔小道士十六〕〔月生〕〔冬天雪的人生〕〔君落柔雪〕〔琉璃茉之梦恋〕〔春风不倦〕〔昼夜颂〕〔东云之阁〕〔痛心〕〔霸道王爷的邪王妃〕〔墨染绘君衣〕〔微信小程序之死神交易〕〔城市末控〕〔再遇尚缘〕〔超级赋予系统〕〔命运神眸〕〔爷吃否奴家常在〕〔付予倾心〕〔网游之武林称雄〕〔穿越奥特曼世界之并肩作战〕〔直到黎明来临时〕〔寻药〕〔于是好想告诉你〕〔亮瞎你的眼〕〔流水之选秀生涯〕〔超能除魔队〕〔星空宗主〕〔巫殇记〕〔帝位归〕〔空灵大陆〕〔桀王瞳妃〕〔御天五龙之折柳〕〔都是快递惹的祸〕〔安静的盛开〕〔凌天剑意〕〔九生传〕〔千因〕〔长烨之歌〕〔我的男神后宫〕〔修罗罗刹魂〕〔网游之全属性法师〕〔洛神不要太膨胀〕〔一面是阴 一面是阳
最新入库小说:
彼岸可有花〕〔我负子戴〕〔我是太皇太后〕〔夜色镇迷案〕〔未来神话〕〔刀塔之小兵逆袭〕〔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眼中无泪心流泪〕〔重生之不再遗憾〕〔盗墓王者〕〔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袖了双手倾了天下〕〔赛尔号之碧瑶〕〔诡异童话〕〔EXO之你好鹿殿下〕〔梅萼调〕〔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婚不作祟〕〔盗龙陵〕〔构世〕〔二世奈何又逢君〕〔香草布丁选项〕〔风琴雨夜〕〔无忧城〕〔杂牌神算〕〔有主见的方润〕〔盛宠毒妃五小姐〕〔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眼中无泪心流泪〕〔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暮去待你归〕〔我负子戴〕〔菲花之梦〕〔诡镇怪谈〕〔女巫恋上猫〕〔超时代:自由世界〕〔网游之争王记〕〔强宠小小姐〕〔未来神话〕〔起源方程式〕〔山海不平隔云天〕〔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赛尔号之碧瑶〕〔网游之均衡天地〕〔失乐泉〕〔废土生存法则〕〔开封有个哑娃娃〕〔未来神话〕〔囚爱之邪帝霸爱〕〔冰封炽热的世界〕〔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第二次的爱情〕〔归时繁花尽流光〕〔末世桐苓〕〔大时代战事〕〔女巫恋上猫〕〔觉醒之天下为敌〕〔末世兽都〕〔为你情深却浅缘〕〔刻浊星逝〕〔苏苏营救计划〕〔开封有个哑娃娃〕〔洛克王国之征途〕〔问仙之旅〕〔诡镇怪谈〕〔鲸鲨暗河〕〔赛尔号之雪舞暗夜〕〔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伽蓝何处〕〔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末世来临之末〕〔盛宠毒妃五小姐〕〔杂牌神算〕〔网游第二天堂〕〔苍茫末世〕〔夏娜同人系列〕〔利刃侠〕〔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万界崇凰〕〔蚁恋〕〔网游之争王记〕〔重生之不再遗憾〕〔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冰封炽热的世界〕〔温柔世子宠溺妃〕〔废土生存法则〕〔半夏浮华〕〔归时繁花尽流光〕〔启征途〕〔那时我们都不懂爱〕〔伽蓝何处〕〔坏掉的流年〕〔彼岸可有花〕〔彼岸可有花〕〔倾城落雪〕〔EXO之你好鹿殿下〕〔盗墓王者〕〔超时代:自由世界〕〔巅峰枪王〕〔重生之不再遗憾〕〔妹妹是假少女〕〔清钰岸〕〔玩世不恭小妖姬〕〔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失忆大小姐〕〔北武都尉司〕〔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穿越之最强幻师〕〔EXO之你好鹿殿下〕〔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女巫恋上猫〕〔鲸鲨暗河〕〔未央月影〕〔白日极夜〕〔开封有个哑娃娃〕〔清钰岸〕〔坏掉的流年